归·程

终于回归的风雨兼程

凤阁絮影 – 心之所向,舟行往之

某年某月的某个黄昏,我站在阁楼的窗边,看着那一抹残阳砸落在天际线的边缘。掠过树梢的微风停驻在碎成无数块的云端,又向下俯冲,席卷而来。吹起额前的几缕碎发,万千思绪涌来。长叹一声万物皆哀。奔走于滔滔浊世,何人能不颠沛流离。只是有人不惧,有人逃避。逃避的人终只能落得靠回忆度过余生的惆怅下场。看着周围的匆匆过客,却成了拾捡往事的人。

不惧的人又会如何?过客的奔走红尘,是为在汪洋大海中能乘上为名为利的小舟随波逐流。当象牙塔中的学生们正艰难的区分着“城市”与“尘世”的读音时,却俨然不知他们既是城市人,又是尘世人。背井离乡是必然的下场,而何人又知乡愁是人生迫不得已的抉择。

人是一种很保守的动物,他们宁愿墨守成规,也很少踏出探索的脚步。他们太害怕失败,害怕一经历挫折便会一蹶不振。然而,谁又能想到挫折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?

若你真正想要脱尘避俗,那就隐居吧!与月上柳梢,清风细雨为伴,而不觉得寡淡无味。那,便是生活的至高境界了。当你不为那小舟而动,素衣白布也秀丽,粗茶淡饭也温馨。然而人却少不了怀旧,因为只有在寂寞时人才会放任自己思绪泛滥。怀旧是一种孤芳自赏的优雅,回味人生百味,笑对世间沧桑。学会随遇而安,背上行囊无非成为过客,放下包袱才是你的归宿。

当你知晓清风,心之所向,舟行往之。那两条小舟便不再为名为利。而你将乘着它们,向着你所向往的地方,远去,远去。

那两只舟,一只是为了慈悲,另一只是为了智慧。

破晓的黄昏 茶凉

2017.06.25晚 于杭州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